平均每天一位高管辞任,地产界开年人事大动荡

搜狐焦点珠海 2021-01-13 08:50:03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地产企业依赖空降明星高管创造业绩神话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2021年伊始,地产界高管便如“秋风扫落叶”般,开始急剧变动。

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,近12天内,至少有荣盛发展(002146.SZ)、新城控股(601155.SH)、嘉凯城(000918.SZ)、华远地产(600743.SH)等12家房企的高级管理层辞任,多为董事长、总裁级等核心人员。

再往前回溯,去年底,地产界更是上演了一场总裁“离职潮”。 据统计,整个2020年共有约665起房企高管变动,这一数据约是2019年的两倍。房企高管团队的更新速度正在不断加快。

多家房地产代理公司负责人对此感触颇深。“2020年我们看到了很多变动,主要集中在排名50~100的房企,长三角这块比较明显,挖高级经理人的需求很大。”某地产代理公司市场开拓总监对记者表示。

有人挑灯急赴场,有人黯然伤神去。这个动辄年薪百万的行业,仍是众多职业经理人实现自我的平台;但年终奖过亿已是遥远的历史,随着行业整体进入下行期,企业增长的压力,正越来越频繁地在人事变动上体现。

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”

2021年刚至,房企高管变动大戏即已拉开帷幕。

1月1日,龙光集团(03380.HK)执行董事吴剑的辞任生效;1月4日,荣盛发展公告称,收到公司副总裁张志勇的书面辞呈;1月5日,泛海控股(000046.SZ)公告称,收到董事冯鹤年以及董事、副总裁舒高勇的辞职报告。

1月8日,石磊辞去三湘印象(000863.SZ)独立董事等职务;同日,新城控股少帅王晓松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;嘉凯城也公告了钱永华辞职的消息,钱永华将董事、董事长等职务悉数辞去,彻底离开嘉凯城。

此外,华远地产、厦门象屿(600057.SH)、上坤地产(06900.HK)、粤泰股份(600393.SH)、大龙地产(600159.SH)等房企均发生公司董高监层面的人事变动。短短12天内,至少12家房企出现高管人事动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初发生变动的房企中,龙光、三湘、新城、嘉凯城、象屿、上坤等企业相关高管均为主动辞任。

这批房企管理层在离开方式上也相对彻底,吴剑因决定投入更多时间处理个人事务,辞去在龙光的所有职务;石磊的辞职生效后,将不再担任三湘印象及子公司的任何职务;钱永华同样辞去了在嘉凯城的所有职务。

如果说上述离职潮规模还不够大的话,过去一年,房企管理层的人事动荡更加显著。2020年,地产圈共发生了超600起人高管变动,其中有约150起为主动辞任。多位房企人员均对记者感慨称,“业内人事变动太频繁了。”

去年末,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巧龙、实地地产总裁刘森锋、三巽集团总裁王本龙几乎同时选择辞任,奔赴创业洪流。禹洲集团执行总裁许珂、龙光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剑等,也踏入了这次总裁“离职潮”。

其中,刘森锋的离职传闻,更是颇具“戏剧性”。自2019年加盟实地集团以来,刘多次被传出离职消息。纷扰声中,去年年底,刘森锋和实地均确认了双方“分手”的事实,前者将专注于自己的创业公司“新基业”。新基业成立于2014年,原为刘森锋参与碧桂园项目跟投的主体,目前业务涉及地产开发、酒店管理等。

渴望快速扩张、谋求上市的实地,其间还拉来了多名泰禾高管,以期借职业经理人实现突破发展。这也是此前地产圈的普遍模式,明星经理人在规模房企历练后,被小房企挖去复制经验,带领后者急速发展。

如今,实地仍在百强尾部徘徊,刘森锋也转而自主创业。曾经的过亿年终奖已是历史,小房企和职业经理人分分合合,成为地产行业江湖萧瑟的缩影。

高管和企业集体承压

过去几年,明星经理人与中小房企互相成就的案例屡见不鲜。譬如,业内明星经理人陈凯曾带领阳光城、中南置地实现规模扩张。但加入新力控股仅半年,陈凯便于去年10月辞职。这背后,行业环境出现了哪些变化?

有地产行业咨询机构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直言,地产行业愈发频繁的高层变动,本质上是对行业整体进入“无增长时代”的反应,企业增长、高管指标考核等,都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承担着新的要求和压力。

克而瑞数据显示,2020年房企业绩完成情况不理想,目标完成度超110%的房企数量不及2019年,为近5年最低。“人事频繁调整,反映出企业希望通过换血,来强化自身发展和应对变化的能力。”上述负责人称。

实际上,诸多经理人被中小房企挖去时,都身负明确的业绩增长指标。在行业上行期,带领区域型房企突围而出还有可能;随着地产行业集体降速,龙头集中度加速上升,中小房企规模跃升已越来越难。

可研智库也表示,很多职业经理人,是将在头部房企学得的先进管理经验、及被市场验证过的成功打法复制过来。但市场环境已然变化,头部房企和中小房企之间马太效应加剧,都使复制过往经验这条路变得更加艰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房企压力骤增,使财务总、营销总成为离职高发区。 “购房政策持续变化,房企对营销的要求也需要随时更新,因此2020年以来营销总的变动频率较高。尤其是民企,对任务指标要求更高。”有房企营销负责人表示。

融资环境日益收紧,房企财务负责人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。“现在谁能融到便宜的钱,谁就有逆势加仓的机会。一些房企CFO频繁更换,可能就是未能帮老板解决好融资问题。”一名华北房企内部人士表示。

规模及融资压力之外,房企战略及组织架构调整,也是导致高管变动的重要原因。一位TOP20房企人士告诉记者,公司去年进行了一系列组织层面的变革,而调整见效需要过程,不排除多次尝试,这便容易导致人事动荡。

尽管人潮来往不断,地产行业仍是极为“吸金”的领域。薪酬网发布的《2020年房地产行业薪酬报告》显示,工作2年以下的总经理级别高管,最低薪资可达70多万;工作10年以上的总经理级别高管,年薪基本突破百万大关。

与此同时,新鲜血液正不断融入,地产老将面临的职业压力开始凸显。北森发布的《2020房地产行业人才白皮书》显示,房企高管平均年龄43.6岁,其中80后占32.5%;50岁以后,地产高管面临较大的退出压力。

日前,在由亿翰智库等机构举办的行业峰会上,中南置地综合人力资源中心总经理宫金玉称,人才的高度流动性在地产行业是常态,但也折射出行业发展到新阶段后,企业对于高管任用、选拔的标准正在发生变化。

她认为,在当下行业形势下,依赖空降明星高管创造业绩神话,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。地产高管不仅要具备一套系统性的方法论,还要根据现有组织情况,进行定制化的调整开发,做好长期陪伴组织走下去的准备。

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